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舍兔文学网 > 激情文学 > 第一卷 第48章 斩断因果 > 第一卷 第48章 斩断因果

第一卷 第48章 斩断因果

第一卷 第48章 斩断因果 | 作者:火星有暴雨 
    徐景渊此次去西洲,走的是南线。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即从玉京都出发,穿过中京都、天京都、南京都最终到达西洲。

    一路上无事路过中京都、天京都地界。到了南京都水龙国地界,调御师感慨道:“前面便是水龙国了。水龙国虔信我慈氏光明神,民众乐善好施,路不拾遗、夜不闭户,更不像中土那边空造口舌是非之业。你们见识过水龙国的风土人情之后,一定会相信我们光明教才是世界上最好的宗教。”

    正当此时,不远处桥上一个十六七岁的女子从桥上一跃而下,扑腾一声落进河里。那女子似乎不会游泳,在水中挣扎着,被湍流的河水往下游冲去。

    “你刚夸过水龙国的百姓,这就有人跳河自杀了。”徐景渊说。

    调御师骂道:“你还有空拿这开玩笑?还有没有一点人性了?不去救人,眼睁睁看着别人死,你就等于是杀人凶手!”

    吴晨海动作快,一跃而起,如灵巧的燕子掠过河面,将那跳河女子一把捞了出来。幸而刚落水,还没喝进多少水,吴晨海施了个术法,便将她肺中的水控干净了。徐景渊又过去施了个术法,弄干了她身上湿漉漉的衣服。

    那少女被救出之后,一直蹲在地上哭。调御师便过去和她说:“我是西洲调御师,光明教的上师,正要返回西洲。这些人是玉京太阳神殿派来护送我的。你有什么委屈,尽管和我讲。这世上数我最慈悲,最公道。”

    那少女回答说;“我家中原本只有父女二人。隔壁邻居父子也是二人。十五年前,隔壁向我父亲借了五千莫,一直没有归还。今年年初开始,我父亲频繁向隔壁讨要十五年前借的五千莫。隔壁最初说还一千莫,后来这一千莫一直拖着不还。”

    “借出去五千莫,还回来一千莫?这是什么情况?”徐景渊问,“有这么好的事情,我都想向你爹借钱了。”

    少女回答说:“他们的理由是十五年前五千莫能买五担粮食,如今一千莫也能买五担粮食,所以十五年前借了五千莫,现在就应该还一千莫。”

    “岂有此理!”徐景渊骂了起来,“只有畜生才能干得出这种事来!没有收他们利息就已经不错了,竟然还作出借五千还一千这种事来!你爹就没有意见吗?”

    少女道:“村里人都说我邻居父子二人都不太会营生,一年到头赚不到什么钱。我爹勤劳能干,攒下不少钱,不应该逼迫邻居还钱。借五千还一千就当是做慈善了。村里人还骂我爹是铁公鸡、吝啬鬼,都十五年过去了,还年年想把钱讨回来。我爹受不了村人指指点点,只好认了。只是那家人连一千莫都不肯还,我爹前日又去他们家讨债,起了冲突,被他家儿子打死了。”

    吴晨海义愤填膺道;“竟有此事!走,我带你去,为你父亲讨回公道。”

    徐景渊也说:“杀人必须偿命。他们既然杀了你父亲,就要付出代价。”

    调御师张开双臂阻挡在二人面前,劝阻道;“冤冤相报何时了?你杀我,我杀你,能解决什么问题?什么问题都解决不了。只会不断累积仇恨。我们要做的是解决问题,而不是堆积仇恨。难道你们将那家儿子杀了,她爹就能复活吗?没有的事。”

    吴晨海问他:“那依你的意思该怎么办?”

    调御师道:“这位姑娘失去了她的父亲,现在孤身一人无依无靠。那家人呢,则是杀了她的父亲,理应负起责任。这样吧。那家只有父子二人,儿子还没有结婚,就罚那家的儿子娶了这位姑娘。这样这位姑娘就有了新的家庭,那家父子也为杀人付出了代价,结局非常美满。”

    吴晨海简直想一拳砸在调御师脸上,“这是人说的话吗?”

    “不要被仇恨蒙蔽了眼睛。”调御师对那位少女说,“你已经失去了自己的父亲,难道还想失去自己的邻居吗?嫁给自己的邻居才是最好的办法。”

    少女说:“村里的师父也建议我嫁给那家的儿子。可那人杀了我爹,我无法接受。结果昨天半夜,那父子强行冲进我家,将我……我已经没有办法再嫁给别人了,只好一死。”

    “何必寻死呢?”调御师劝导那少女,“你与他既然有了夫妻之实,干脆结为夫妻便是了。你父亲在彼世,也一定会很高兴你在此世找到完满归宿的。这些人是太阳教教徒,他们会教你为父亲复仇。不要听他们的。听他们的你就堕入魔道了。复仇是恶行,不可取,我们应该以善良的心面对伤害我们的人。我相信,你如果愿意嫁给邻居儿子,将来一定能以自己的善良感化他,让他后悔杀死你父亲的行为。这比复仇好千万倍。”

    徐景渊问那少女:“你愿意听这家伙的胡说八道吗?”

    “我不知道。”少女抱着头痛哭,“我不知道自己现在应该怎么做。村里的师父,还有调御师都让我嫁给自己仇人。但是我不愿意。”

    “加入我们太阳教吧。”徐景渊说,“不要再被往生教束缚了。”

    调御师也问少女;“你想叛教加入太阳教了?”

    少女仍旧抱着头,“我不知道。”

    调御师将嘴巴附在少女耳畔,低声跟她说了什么,少女突然眼神一变,嘴里吐出黑色的血,死了。

    徐景渊瞪大了眼睛:“你!你竟然因为她有可能叛教就杀了她!”

    吴晨海一把朝调御师抓去,却发现调御师的身体像空气一样,直接的手直接从他的身体穿了过去。

    “我是不会杀人的。”调御师说,“你们不必怀疑我。”

    “就算你没有杀人,你也是在教唆她自杀!”徐景渊说。

    调御师道:“她所做的不过是斩断因果罢了。她心中已经埋下了仇恨的种子,恶因结恶果,仇恨的种子只能长出不幸的果实。我只是教他大彻大悟,将不幸彻底绞杀在种子阶段罢了。”

    徐景渊叹了口气,跟吴晨海说:“将这姑娘的尸体抬去村里,她的死,我也有一份责任。”

    吴晨海命人砍伐路边的树,做成简易担架,将尸体抬去村里。

    调御师看了直摇头:“你们太暴戾了,非要为人复仇,不肯让死者安息。”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