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舍兔文学网 > 白洁紫轩 >  2801巴格达 >  2801巴格达

2801巴格达

2801巴格达 | 作者:大锅菜 
    “长官,这,这是真的吗?”一名首领担心的问道。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难道不相信秦国海军部?”张默问道。

    “不不,只是,只是没有这样一个价格,如果不介意的话,我们愿意把部落都抵押给你们海军部。”那名首领说到。

    “哦。还有什么样的担心?你们说说,那些探险用的物资就算是秦国海军部白送给你们了。”张默说到。

    “这个,这个。”北方的匈奴人憨厚朴实,他们早已经习惯了低价的时代,他们把自己的部落士兵卖的价格非常的低廉,突然一下子提高到了这样一个价格。他们有些茫然,或者是说,他们很难一下子接受过来。

    “哦。我明白了。方圆五百,一万半两,这个可以吗?”张默忽然觉得自己是不是开的价格够大了。要知道,之前他还专门考虑过这个价格,他认为,方圆一百里,可能会得到一万半两钱的价格,但是,想了想。他觉得,还是加个狠点的,就定下了三百里,但是看到匈奴人的表情,他知道,自己开的价格太高了。

    “不不不。我们。那里,那里都是蛮荒之地,这个。”首领说到。

    “哦。这样的话,就方圆一千里,这样可以吗?”张默忽然觉得,自己想的太简单了。如果之前能够带来商人来的话,或许价格能够压的更低。但现在事情已经这样了。他只能压低价格了。

    “好好。好好,我们愿意和秦国海军部合作,我们的部落都会抵押给海军部的,如果我们得不到土地,海军部可以任意处置。或者我们就是倾泻所有部落的力量也要做到这样一件事情。”部落老首领赶紧的说到。他非常担心海军部就此涨价,因为那些物资就可以给予部落很大的安稳。方圆一千里,对他们也并非难事,只要不打仗,完全可以做到那一点。

    “嗯。我们的要求很简单,就是从这里,向东,或者是向北,到达海边为止,最先到达海边的部落,我们会另外给予两万半两钱。如果发现更大的岛屿,或者是其他的事情,我们会给予更多的奖励。”张默说到。

    “向东?”一名首领问道。

    “是的,向东,只有向东,向北,才能到达大海的位置上,我们是海军,只有海才能满足我们的要求,难道还有什么样的问题吗?”张默有些不满的问道。

    “不不,我们没有了。我们没有问题了。”老首领带头说到。接下来他们商谈一下具体的细节来。这些细节可以帮助他们解决很多实质上的问题,匈奴区从来没有过这样的事情发生了。

    秦国,咸阳。

    “海军部正在积极的策划向东发展的出海口,看来他们对于我们的安排感到不是很满意。”蒙毅对尚文说到。

    “尽管辽南州的发展条件比较充足,但是,我个人看来,还是不够,毕竟,主动权在燕国人手中,而不是我们手中,这对我们来说。燕国人控制了铁路,对我们的海军发展制约非常的大,秦国不能陷入这样的状态当中。”尚文说到。

    “但我们还有铁路投资,这样发展燕国。我认为燕国讨了一个很大的便宜。”蒙毅有些不服气的说到。

    “不管怎么样,秦国终究要一统天下,建设起来,只是为秦国留下一些基础而已。”尚文笑着说到。

    “当前还有其他地区的发展,我们也要注意一些,比如,月氏,那里是秦国目前唯一能够提供劳动力的地方了。各地发展铁路速度非常的快,需求非常的大。仅仅靠战争的办法可能不太好,如果能过和平的解决一些的话,我想,这样的刺激还是比较不错的。”尚文说到。

    “和平解决?”蒙毅用怀疑的眼神看着尚文,在蒙毅看来,这绝对是不可能的事情。

    “我认为,这不太可能,尽管印地人的军队很多,但他们毕竟是一支旧式的军队。他们还是可以抵挡住月氏人的进攻,尽管月氏人的军队数量不多,但是他们武器先进,可以以一敌十,在这样的情况下,我觉得,印地人的情况。”蒙毅摇头说到。

    “但是,我们要注意到的是,月氏人的战争成本也在增加,他们的财政支出能力越来越高,而月氏人需要的是土地,而我们需要的是劳动力,他们需要土地扩张自己的领土需求,在这样的状况下。双方的需求是不一样的,而且过大的财政支出,特别是用在军事上军费开支,这具有很大的危险。我想,我们不应该让这样的危险扩大,毕竟,我们的银行参与其中非常的多。”尚文说到。

    “这样做可以极大的避免这样的风险出现。银行的风险是难以控制的。我们需要做到这一点上的防范。”尚文对蒙毅说到。但蒙毅认为,此举有些太过早了。

    北方王朝。张大会正在看书,这是他唯一在这里消遣的方式。这里是军营。

    “张先生休息了吗?”外面一个声音传来。

    “哦。还没有。有什么事情吗。阿陀王子。”张大会听出了这是阿陀王子的声音,这个声音只能是阿陀王子,因为王子的语音是比较怪的。

    “哦。我是有一些问题来请教先生的。”阿陀说到。张大会出去迎接。

    “不知道阿陀王子有什么样的问题?”张大会问道。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阿陀王子说到。随即两个人进入营帐内,之内有孟拉土兵看守,北方王朝的军队根本无法靠近这里。

    “月氏人已经修建堡垒,在我们的内线上,情况可能对我们十分的不利。”阿陀王子担心的说到。

    “这个,我知道,对付堡垒的办法只能是用更多的堡垒围困对方,根据你们的情况,只能是这样。”张大会无奈的说到。

    “这点,我清楚,但是,这需要很多的兵力,而且,这样会对我们要塞后方造成很大的威胁,这对我们的财政状况也十分的不利。”阿陀王子说到。

    “实不相瞒,我们北方王朝已经对各个邦国征收了很重的税收。大量的兵力聚集在北方,如果这时候邦国发生叛乱的话,我们根本无法控制那些国家,这对我们非常的不利,而且就目前来看,我认为,北方的局势已经达到了不可能控制的地步了。月氏人咄咄逼人,他们的武器优势十分的明显,相比之下我们,尽管得到了火枪。但是还是不能月氏人展开军事行动,月氏人却可以对我们可以轻松的展开军事行动,他们可以绕道我们后面去,那样的话,大军就有被包围的可能,那时候,损失的兵力绝对是一个惊人的数量。我们输不起,也不能这样做。”阿陀王子说到。

    “况且,这样做本身就是一个错误,我想,先生也明白这样的局势,我们分散的把守,兵力就十分的薄弱。而且需要的财政是一个极大的消耗。长时间这样的消耗,对我们国力就是一种极大的损失。我们损失不起,我想,可能需要你们韩国的帮助,如果真的能够达成协议的话,我们愿意接受这样的损失。”阿陀王子还是比较理智的。他看出了北方的局势是一个长期消耗的结果,月氏人背后是秦国,他们听过发行债券的方式来度过这样的局面,尽管阿陀王子不知道这些,但是,他知道的是,北方王朝也无法承受这样大的消耗。这种消耗太惊人了。根本不是他们这样的国家能够承受的,如果持续的时间继续下去的话,不利的局面会继续扩大的。而北方王朝可能面对崩溃的局面。为了避免这样的局面发生。他就需要改变这样的状况。求和,这是唯一能够做到的事情。

    “这个。”张大会感觉十分的为难,对于这样的事情,他是无能为力的,因为他的一份报告不可能引起上层的注意。而且,他了解到。阿陀王子只是一个拥有部分权力的王子,他的势力并不是很大。一个没有势力的王子想要做到这样一件事情。他觉得非常的为难。或者是说,他根本不太看好阿陀王子的想法能够实现。

    “好吧,我会尽力的,我回去之后,就提交一份报告。我们的上层可能会注意到这一点的。”张大会这样说到。

    “那就非常感谢张先生了。这是一些小小的礼物,希望你能够收下。”说着一些侍从就搬来了一些箱子。他知道,这是对方的一些。不过,张大会不知道自己做的能不能引起对方的注意。不过现在管不了这些了。有金子可以拿,不拿白不拿。

    齐国。莱州地区。

    “这不是孟将军吗?太好了。快来快来,我们田氏银行,给予的银行更低,而且优惠幅度很大,如果贷款的话,我们还可以帮你们联系马车队,运费全都免了。”一名年轻的银行业务员殷勤的说到。

    “哎呀,这,这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之前我从你们田氏银行借钱,你们还不愿意借,不是觉得我的房产不值钱,就是觉得土地不够。现在怎么了?”那名孟将军说到。实际上他现在已经不是将军了。他成为了一家造船厂的工厂主。

    “还有,就是别叫我将军了。我现在是孟经理,不是将军,对于你们银行。哦。我想起来了。这是娄先生的政策好。他吸引了韩国,秦国,还有赵国的一些银行进来。他们的银行利率比你们的还低,就是加上一些运费,你们还是很高的利率,有了这样的利息,我看,我还是去别的银行看看,人家韩国银行该端茶送水,态度比你们好多了。”孟经理说到。

    “这个。”年轻人知道一开始他们的银行态度不好。但很多事情都是需要改变的,如果不是韩国银行还有秦国银行竞争激烈。他们也不会这样做,他们的利率非常的低,而且还有投资可以做,只要愿意,他们可以很快拿到款子进行投资建设。效率都非常的高。相比之下,他们的就不会这样做。加上之前的态度严重的恶劣,这让他们的生意很难做。

    “别这个,那个的,我给你们银行提个主意,不,是建议。”孟经理和善的说到。他现在心情十分的愉快,他终于看到齐国银行们的不妙的时候了。

    “这个,孟先生赐教。”那名年轻人说到。

    “这个,很简单,就是,你们以后把男的都换了。和人家韩国一样,多用一些女的,这男人谈业务,太生硬。不好。没有柔和性。就这样。”说着孟先生拍着对方的肩膀就离开了。他非常的开心。而年轻人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随着韩国,秦国银行的参与,齐国银行的处境十分的不妙。尽管他们积极的改变了一些事情,但依然改变不了他们目前的处境。

    赛斯国。一队安息骑兵平静的进入到了郭襄建立的安全区域内。

    “你们是什么人?”一名哨兵担心的问道。

    “告诉你们的中原人,我们是安息人的使者,我们无意冒犯你们。我们来这里只是做一些和平的事情。”引进留着眼角胡须的男人说到。他看起来十分的轻松,尽管韩国人拿着火枪瞄准他的脑袋,但他一点也不害怕。

    “我叫托卜。”那名羊角胡须男人说到。

    “我知道你们是中原国家,我们的人发现你们的字和他们火枪上的字是一样的。所以,他们知道,他们遇到了我们不想遇到的人。我来这里是看看,我们不会对你们发动进攻的。”托卜说到。

    随后托卜被放进来。他见到了这里的负责人,郭襄。

    “见到你们的时候我们感到意外,我们的人差点发动进攻。韩国人。”托卜这样说到。

    “我们也非常担心你们发动进攻。”郭襄说到。

    “这里的人不多,但是他们是赛斯人,我们收留了他们,我们需要一块土地,在这里,我们只是来贸易的。”郭襄说到。

    “嗯。如果你们能够提供军火,当然了。我们愿意交换,二十个奴隶换一条枪,或者是金币也可以。”托卜说到。这是他们的目的,随着军事行动的顺利展开,安息国储备的弹药消耗的十分的严重,他们需要补给,尽快的完成补给,而且他们还需要政府其他的地区,他们要向西发展。这是他们的目的。

    “原来是这样,这需要时间,但你们必须保证我们的安全。”郭襄说到。

    “这个自然,否则我们就不会这样做了。我也不会来这里,来到这里的是大队的军队,我们正在围攻巴士拉,就在你们附近,可能你们听不到炮声,但是,你们可以去看看。我们聚集了大量的火炮,拿下巴士拉,我们就可以得到很多很多的金钱。”托卜说到。

    “我们已经攻陷了很多城池,巴格达也是我们的目标,距离巴格达,按照你们的换算,还是有八十里,我们就攻打到巴格达了。赛斯国的首都,很快就要被我们拿下了。”托卜说到。

    “什么,巴格达。”郭襄好奇的问道。他似乎听过和巴格达一样的词汇,可惜的是,他完全不知道赛斯国的具体情况。

    “很惊讶吗?这就对了。我们进展顺利,在八十里外的地方,我们击败了赛斯国的野战主力,我们的骑兵完全发挥了一边倒的优势,我们杀了很多人,靠着你们印着秦国,韩国制造的火枪,那些火枪对我们作用非常的大,当然了。还有大炮,我们的大炮数量不多,不过我们首先解决巴士拉城,然后才能拿下巴格达,希望在巴格达的进攻不会太麻烦。”托卜说到。

    “你能说说这里的情况吗?我们才来到这里,当然了。我们来这里只是为了做生意。”郭襄好奇的问道。

    “好的,韩国人,我们也是为了生意,赛斯国,就这样大,他目前有两个大城市,一个巴士拉,在南方,靠近大海,那里有河流。顺着河流,两条何瑞,就能到达巴格达,这里土地肥沃,人们生活富裕,财库多的是金子,我们来这里就是为了这些,占领这里。你们韩国人也是为了金子,不过你们需要提供我们需要的东西才行。我们解决了巴士拉,就能灭亡赛斯国了。好了不多说了。说的太多的话,对你们不利。”说着托卜就要告辞离开。

    郭襄还是第一次听说这样的事情。他是第一次知道了还有巴格达,以及巴士拉的位置,不过这些信息依然不够全面,对于赛斯国的了解,他们还是不知道很多,这还是从安息国方面得到的消息。安息国如果不告诉他们,他们什么也不知道,不过目前最好的事情就是,他们的安全得到了很大的保证,这对他们来说,就是一件很好的事情,他们可以不为安全的事情担心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