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舍兔文学网 > 激情文学 > 阴阳师的青春再次开始转动 第三十四章 材木座的委托 > 阴阳师的青春再次开始转动 第三十四章 材木座的委托

阴阳师的青春再次开始转动 第三十四章 材木座的委托

阴阳师的青春再次开始转动 第三十四章 材木座的委托 | 作者:蓬莱枝 
    这个世界本来有七个神:创造神的三柱神“贤帝迦兰”、“女武神美希嘉”、“心灵守护者哈迪亚”,破坏神的三柱神“愚王欧鲁特”、“丢失的佛堂罗谷”、“疑心暗鬼莱莱”,以及永久欠神“无名神”。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是他们一直在维持着世界的繁荣与衰退。

    当今这个世界正好是第七次重生的世界,为了防止世界的毁灭,日本政府正在寻找这些神的转世。作为在七柱神之中最为重要的一个,至今其能力还是未知数的永久欠神“无名神”。

    “而“无名神”,那正是我比企——你诱导人别人回答问题的能力真强啊!让我都说了些什么东西啊!真是让人害怕得颤抖啊。”

    以上,全是比企谷突然自爆的黑历史。

    “可是我根本没有诱导你……”雪之下一脸为难的用看蛆虫的眼神看着比企谷,并小心翼翼的后退了两步。

    “好恶心……”由比滨也跟着补刀。

    “由比滨同学,要注意措辞,也许会让他一不小心去自杀的哦。”

    比企谷将脸突然转向一旁正无声的笑看自己的流光。

    “那你也说一下你自己的设定啊……你应该也有的吧。”

    早就看出这是一个同类的比企谷决定要将流光也拉下水。

    而雪之下和由比滨的眼神也跟着转移到了流光的身上。

    “嗯咳,家人全部离世,拥有着一手遮天本领,手中更是拥有着不少传说中的式神,但是内心却无比脆弱的大阴阳师。”

    流光认为黑历史之所以被称之为黑历史,就是因为这个东西不好说出口,所以,流光选择将自己真正的设定说出来,至于黑历史,那东西现在已经是一个除了自己之外,绝对不会再有第二个人知道的东西了。

    下一刻,雪之下和由比滨结衣也对流光进行了隔离。

    “哎,真是没有想到啊……不,如果只是比企谷的话,倒是还可以想象,但是,没有想到,竟然连流光你也……”雪之下一脸万万没想到的表情。

    “小企……流光……”由比滨直接就是一脸欲言又止的表情。

    “我大概明白了。你委托的内容就是只好你的心理疾病吧。”雪之下突然走到材木座的面前说道。

    流光呆愣愣的看着雪之下,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好了。

    当你说出这种话的时候,你就已经是什么都不明白了啊!

    中二病永远是不会承认自己脑子有病的!

    这就像你指着一个认为自己是狗的人跟它说‘其实你不是狗,是人’同一个性质啊!

    “……八幡呀。余与汝定下契约,今日为实现朕的愿望急驰于此。这实在是余崇高的下唯一的期待。”材木座根本不敢面对雪之下的视线,只要是雪之下看向他的时候,他都会将自己的脸从另一个方向转向比企谷八幡的方向。

    流光明白了一个真相。

    这孩子其实已经中二毕业了,但是却不承认自己毕业。

    简单的来说,这孩子只会用这种方式跟他人交流,他早就已经忘记了如何用正常的方式来跟人交流了!

    从他刚刚那一句话中就出现了第一人称和第二人称的混乱就可以看得出来,他现在有多紧张了。

    “……是我在跟你说话吧。在别人说话的时候请转过来对着对方。”雪之下直接抓住了他的衣服领子,硬是让他的脸转向了自己。

    “……唔哈、唔哈哈哈。这真是出乎意料。”即使紧张的不得了,材木座依然在装腔作势。

    “还有你那种说话方式,也不要用了。”雪之下语气冰冷的看着材木座。

    被这直面球打的措手不及的材木座直接低头沉默了下来。

    “你为什么在这种时候穿大衣?”

    看样子,雪之下还没有理解中二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流光莫名的有些同情材木座了。

    “……嗯,嗯啊。这件外套能防止瘴气侵蚀身体,原本是我所拥有的十二件神器之一。在我转世到这个世界时,我让它变化成了最适合现在的身体的外形。呼哈哈哈哈!”材木座干笑着对自己的大衣进行设定。

    “不要用这个说话方式了。”雪之下一脸厌烦的盯着材木座。

    “好、好的。”材木座一个寒颤,被雪之下吓住了。

    “那么,你这露指手套又是什么?有什么意义吗?戴它不是没法对手指进行保护嘛?”雪之下继续问道。

    “……啊,是的。那个,此乃继承于前世,十二神器之一,能发射金刚线的特殊手甲,当时为了使之富有操作性而赋予了其自由度,所以指尖部分是开着口的!呼哈哈哈哈!”材木座的说话方式一如既往。

    这种不屈不挠的精神很让流光很是欣赏。

    但流光觉得他这样根本就是在自寻死路。

    “说法方式……”雪之下感觉上快要放弃了对他的提醒。

    “哈、哈哈、哈哈哈……”这种干笑听起来有种很悲壮的感觉。

    让流光有种莫名的伤感。

    “总而言之,委托就当做是治好你这病,可以吧?”雪之下突然对着材木座露出了在外人看来犹如圣母玛利亚一般温柔的表情。

    当然了,在当事人看来,这大概是犹如恶魔之王撒旦的邪恶笑容。

    “……啊,虽然这并不是、病。”材木座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小的恐怕在场的只有流光能够听得到。

    大概是看不下去了,比企谷八幡突然有了动作。

    他先是将地面上的那一地写满了字的纸张捡起来,并按照序号排列完毕。

    “这是……”看着手中的一沓纸,比企谷八幡看向了材木座义辉。

    “嗯啊,不用我说你就能明白,真不愧是你啊。那段地狱般的时光,没有白白一起度过的嘛。”

    流光猜测,这里所说的地狱般的时间,应该指的是上体育课的时间吧。

    毕竟,流光现在记起来,貌似在上体育课的时候有稍微看到过这个身影,同样也是一个人。

    “这是什么?”由比滨凑到比企谷的身边,看了看那些纸,然后问道。

    “我觉得,应该是小说的原稿吧。”比企谷八幡有些不太确定的样子。

    “承蒙你明察。那正是轻小说的原稿。我想要去给某个新人奖投稿,因为没有朋友所以无法得到别人的意见,读读吧。”材木座义辉说出了自己这次来的真正目的。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