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舍兔文学网 > 伦理色色 >  第一千三百零一十八章 >  第一千三百零一十八章

第一千三百零一十八章

第一千三百零一十八章 | 作者:我心诚 
    黑气和白烟交错着升腾,低低的闷哼声随着我的动作缓缓冒出,柳眉微蹙,让我不由得大感怜惜。

    我手指所到之处,一个淡金色的印记随即出现,这时我还分心感受了下阿丽缎子似的皮肤,手指按照那阴阳平衡**手法,缓缓的勾画着复杂的符文。

    随着指尖的游走,一丝丝阴黑色的气体再度溢出阿丽体外,我的本源阳气也是随即在阿丽身上游走,缓缓的在阿丽颇为完美的躯体上勾勒出了一个太极的符号。

    手指加快了移动,我脸色到时轻松了许多,感叹到自己的东西就是这么的听话,此刻那道在太极上的本源阳气,徐徐的带动着那个太极符号,游走在阿丽全身。

    犹如画笔一般,在阿丽身上轻轻移动,所到之处,奇异线路交错纵横,这些线路交汇着隐隐透着一分不凡。

    阿丽再也没有痛苦的表情,也是逐渐的适应了那种痛苦,那表情好似一股奇异的感觉,缓缓的油然而生,似乎令得她很是舒服。

    但她又矛盾着的紧咬着贝齿,我在一旁看的莫名其妙,不懂阿丽为什么一副憋得慌的感觉,哪里知道阿丽为了不使得那声传出,不断僵持着,而在这种僵持下,那冰清玉洁的躯体上,也是变得和她的脸一样绯红,看上去,是那么勾人心魄。

    我那里注意到那么多,心神尽数凝聚,按着功法里的路数,加快了勾勒符文的速度。

    我移动的越来越快,阿丽极度的感觉也是越来越强烈,那在可以忍受范围内的轻微刺痛,此刻都是一种飘飘欲仙的感受,我看着她一副忍着难受的表情,开口道:“阿丽,不舒服可以叫啊。”

    阿丽一下子的到了释放,一道酥麻而慵懒的叫唤声,惬意的释放了出来。

    听到阿丽的叫唤声,我身体顿时一个哆嗦,“女人真可拍,女人定义的不舒服还真和我们不一样。”

    死咬了一下舌尖,这才回复了清明,无奈道:“你还是忍着吧。”利用瞬间的疼痛,我这才静下心,开始了最为关键的平衡的调和。

    我的话一传来,阿丽一脸滚烫,眼睛一闭,装死过去,那样子就像一个羞涩的小苹果。

    封印符文渐渐勾画成形,阿丽体内的阴阳斗争此刻也开始激烈了起来,那股本源阳气早被灵婴吸收殆尽,我不由得加大了本源阳气的输入。

    在这么强大的输出下,即便是我本源阳气充足也暗喊吃不消,也是开始略微有些察觉到不支,而且灵婴还源源不断的吸收着,似乎永远都不会停止那势头,阳气逐渐喷涌着开始不断地转换,也慢慢看是稀薄了起来。

    灵婴的无止境的吸收,所排斥的阴煞之气在面前不断翻涌,对比之下,我的脸庞尤其苍白,他知道,这是阴煞之气的最后反扑,要阻止我平衡阿丽体内的阴阳,此刻再不压制住,阿丽恐怕再也没有救了。

    我眼中狠色突显,加大手指移动速度,符文移动速度也陡然加快阵法迅速成型。

    一道道残影浮现在阿丽背上,我手指这才停顿,双手结印猛地一拍,一个完美到极致的封印阵型,彻底完成了。

    我一喜,下一刻那些阴煞之气全部离开阿丽,直勾勾的向他冲来,我一呆。

    顿时被重击了个正着,体内血气翻涌,吼间血腥气体弥漫,阴煞之气一击得手还想返回,我冷哼“出来了就别回去了,一指点在阿丽小腹处,阵法激活,阿丽的封印顿时完成,灵婴顿时成为了阿丽体内的一个单独个体,就宛如一个真正的孩子,待到孩子以后能量吸收够,自然就可以出生了,医治阿丽的浩大工程终于完成了我不由得输了一口气。

    阴煞之气再度像我攻来,我嗤笑一声,浑身冒出炽热的金光,阴煞之气如东被融化了一般顷刻间消散开来,在地上得意忘形的打着滚,一脸欢喜。

    见到我这般模样,阿丽掩着嘴笑了起来,那股风情让我瞬间看待在了当场。

    阿丽瞧着他那呆样,不由得抿嘴一笑,我只看见娇艳欲滴的红唇,顷刻间就印到了自己略显干涩的嘴唇上,此刻,安静的祭坛上,略有着一丝春意涌动。

    过了许久我才抱着阿丽从地下宫殿里面走出来,也不知道他们最后在里面做了些什么,只是阿丽脸上一脸潮红。

    在朝的一脸八卦和巨吻鸟一脸猥琐的表情的刺探下,我老脸也不由得一红,手一抖,差点就把阿丽甩出去了,阿丽顿时受到这突如其来的惊吓,惊得紧紧地抱着我不松手,一对**直接将我的腰死死夹住,我正待惊呼,阿丽胸前的饱满直接死死抵在我的胸膛上,我顿时又掐灭了想吼出来的**,这冰火两重天的刺激让我不由得自言自语起来,“自古温柔乡是英雄冢啊~”

    阿丽脸顿时红的娇艳欲滴,闷声不吭,一双小手直接掐者我的嫩腰肉,这时我发现巨吻鸟直接从张庚阳的背包里面摸出了三个墨镜,给朝一个,自己带了一个,就连睡得像一只死猪一样的张庚阳也被迫带了一个。

    他们脸上好像活脱脱的写着,再秀,我们眼睛可得闪瞎了,这是饶是我的老脸都羞红了,这才将阿丽放了下来。

    我把成功的消息得意洋洋的给他们显摆了起来,那两个人一脸鄙弃,心里都在想,“没成功的话,你还有心情在我们面前秀?”

    不过他们还是发自内心的高兴,这毕竟是他们在短短的相识之中,最值得高兴的一件事了。

    这是巨吻鸟便催着走了,他在我在医治阿丽的时候,找朝要了许多赶尸宗的东西,朝将那些他看不上的东西统统一股脑扔给了巨吻鸟,看着巨吻鸟高兴地像捡了宝一样,内心里那个同情他啊。

    巨吻鸟的目标也达到了,准备先会自己的老巢去碰碰运气,说不定把这些玩意儿好好利用起来,利用这些僵尸大部队将自己的领地扩大,再也不用做那阿莫耶的看门鸟了,重新走上巅峰,赢取白富美,想想,他那猥琐的脸上,荡漾起了猥琐的笑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