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舍兔文学网 > 第四色 >  第一百二十六章 “他”的故事(下) >  第一百二十六章 “他”的故事(下)

第一百二十六章 “他”的故事(下)

第一百二十六章 “他”的故事(下) | 作者:燕十千 
    抽山魂,乃是一种极为强大的玄妙道法,不过由于其实在是太过罕见,让得绝大部分修士甚至连这种道法的名字都没有听说过,自然就更莫谈什么知道它的存在了。

    桓因在人界无量门的时候,由于学习铸剑的缘故,曾经大量的翻阅过师门的各种典籍。在他的映像之中,他曾在一本极为古老的典籍上看到过关于“抽山魂”这种道法的记载。不过,那篇记载的文字并不长,而且其语气就像是在讲述一个根本不可能发生的神话故事一般,似乎连作者对这种匪夷所思的道法都觉得只是虚构罢了。所以,那个时候的桓因并没有在这一种道法上留意太多。

    可是,经过刚才赑屃对祖师那一手绝妙道法的描述,瞬间就唤醒了桓因在很久之前的记忆。祖师的这一手夺天地之造化的神通,不就正是那篇记载里描述的“抽山魂”之法吗?

    按照那篇记载所说,其实“抽山魂”并不是这一道术法的真正名字,这一道术法的名字应该叫做“抽魂”,就仅此两字而已。依据创造此法的大能修士理解,三界之中的万物都有其神韵存在,哪怕是一根枯枝,一片落叶,也同样如此。这样的神韵,是事物的“灵”,是事物的“神”。就仿佛六道之众都有灵魂一样,哪怕于与三界之中轮回,但其精髓不变,灵魂不改。所以,万物的神韵就好比六道之众的灵魂,因其乃是精髓的缘故,所蕴藏的潜在力量也是恐怖至极的。

    抽魂之法,其名源自比喻之意,其实乃是抽取事物之神韵为己所用。按照桓因所看过的典籍上记载,抽魂之法威力无穷,乃是惊天地泣鬼神之绝世神通,修炼至大成以后,能洞悉万物之“魂”,亦能抽取万物之“魂”而成术。因此,其实所谓的“抽山魂”不过是抽魂之法的一个支脉而已,若是真正的强者,山魂可抽,江河湖海之魂一样可抽,甚至天地之魂也未尝不可!

    桓因一直都以为抽魂之法应该是一种战斗道法,威力自然难以想象。可是,听赑屃所说,祖师竟然能够抬手抽山魂而凝聚成宝,并且是凝聚成最难炼制的灵器,这一手功夫,其中所蕴含的造化之力,已经完全超出了桓因的理解范围,不知道又比单纯用抽魂之法来战斗要高明了多少。说起来,抽魂之法的创造者,恐怕也多半就是无量尊者本人了。

    桓因的脑中一遍又一遍的想象着祖师只手抓山魂聚宝的一幕,呼吸开始微微的急促,心脏也“砰砰”的跳动了起来。一旁的赑屃看了看沉浸在自己世界之中的桓因,叹了口气到:“当初我年少无知,根本就没把他的那一手神通放在眼里,还以为是人界修士的花哨把式罢了。”

    “不过,他很快就开口说话了,说他的山峰就是他正拿着的东西,要我准备好,接下他的一座山峰。那时候的我自然是不知道他的厉害,于是心想人界的真实山峰自己都能随意扛起,一个小小修士变化而出的虚幻之物又怎么能难得倒自己?于是,我便想让他把五座山峰一起压来就是。”

    “他没有这么做,而是像之前我召唤山峰一样的召唤出了一座山峰,压向了我。在背部与他变化出的山峰接触的瞬间,我就知道自己错了,他没有说半句虚言,他的山峰哪怕连一座我都承受不了。”

    说到这里,赑屃转身瞧了瞧身后的狼藉,那是他才刚刚从地里爬出来所造成的。然后他苦笑了一声,接着说到:“我记得那一次,我比刚才还要惨,一样是被瞬间就砸进了地面之下,而且受伤颇重,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后来,他把我给救了起来,将他手中的山峰法宝交给了我,还将使用法宝的方法传授给了我。他让我就在此地锻炼自己,说什么时候我若能将五座山峰都全数扛起了,他也就会再次回来了。”

    “在我接过山峰法宝的时候,他就已经消失了。所以从那一天起,我就开始在这青川河畔不断用他的山峰法宝来练习自身的力量。他的法宝当真是极为玄妙的,我的修为越是增长,法宝幻化出的山峰重量就越是恐怖,总是能够在我修为的每一个阶段都对我造成同样等级的压力。于是,无论我的修为如何增长,对于扛起山峰来说都起不到半点作用。如果我想要扛起更多的山峰,就只能寻求自身天赋力量的增长。”

    “这是他对我的锻炼,也是他对我的恩惠。在他异宝的磨砺下,我在青川河畔一呆就是上千年的岁月。那段时间我过得很枯燥,却也很开心。因为在异宝的磨砺下,我开始逐渐的清醒过来,意识到自己来人界的目的是为了增强自己的力量,而不是炫耀自己的力量。若没有遇到他,我恐怕早就迷失了方向。而且,有了异宝的磨砺,我的天赋之力的的确确的开始了增长,每多能扛起一座山峰就是那时我变强的最好证据。”

    “一直到有一天,我终于是扛起了他给我的全部五座山峰,而他也是如约而至,再一次那么飘飘卓然的走向了我。我记得他回来的时候什么都没有变化,依然是一身白色道袍,依旧是一把长剑傍身。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在看到他的时候,竟隐隐感受到了一股死气。”

    “他对我微笑,对我点头,祝贺我的成功,也告诉我,人界的山已经没有我还扛不起的了。我很高兴,也对他的强大有了一些明了。所以那时候我对着他跪了下来,想要拜他为师,随他学道。可是,他说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他需要我帮他一个忙。”

    “那个时候的我根本就不能理解,像他那样的修士,应该是已经到了与天地同寿的程度,却为什么要说自己时间不多?于是我问他,想知道为什么。”

    “我还记得在我心中如同仙神一般的他在我的苦苦追问之下最终竟然是露出了一丝苦涩。然后,他的答案就只有一句:‘我见到了门,却走错了路。所以,门没开。’”

    “我不知道他到底在说些什么,他却没有再继续那个话题。于是,我只能把他给我的山峰法宝还给他。但是他却告诉说我,希望我帮忙把山峰法宝转交给一个人,那个人会出现在很久很久以后的岁月里,身怀这与他一样的道法,与他一样的惊才艳艳,与他一样的历尽坎坷。”

    说到这里,赑屃的目光停留在了桓因的脸上。而此刻的桓因,早已是一脸震骇,思绪万千。

    “他说:‘他会是那个推开门的人,我能做的,就是把这山峰给他,助他一臂之力。’”赑屃的声音带着复杂与感慨,继续响起。

    “之后,我自然是收下了他的山峰。然后,我听了他的话,回到了天界,从此再也没有见过他。一直到几千年前,我和其他八个兄弟争抢龙血,才又一次的下界。我本以为自己能够去往人界,再次见到他。可事与愿违,我们最终因为意外来到了地狱,而且被长久的困死在了这里。”

    “我很后悔,龙血我可以不要,可是我真的想再见他一面。而且,我也很怕,我怕在地狱遇不到他所说的那个人,不能把山峰给那个人。那样的话,我岂不是辜负了他的托付,对不起他的恩惠?”

    说到这里,赑屃长长的抒了一口气,叹到:“不过,我终于还是等到你了。从发现你竟然能够控制山峰法宝的那一刻,我就知道,你就是我要等的那个人,就是他口中那个能够‘推开门的人’。既然你来了,我有两个问题想问你。”

    听到这里,桓因也是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对着赑屃说到:“前辈请讲。”

    赑屃点了点头,然后眼中露出了一丝担忧,小心翼翼的问到:“他,还在吗?”

    桓因的脸上露出一抹苦涩,摇了摇头到:“我没见过他,他应该是不在了吧。”

    赑屃神色一滞,苍老的脸上很快浮现一抹难以掩饰的悲哀,颤声到:“你……你没见过他吗?”

    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赑屃最终是点了点头,自言自语一般的说到:“其实我知道,他多半是不在了。只是,哪怕我没叫过他一句‘师傅’,但其实他是我的恩师啊。他走了,做徒弟的我怎么可以现在才知道……”

    两行老泪从赑屃的脸上滑了下来,赑屃沉默了许久,一直到他不断起伏的胸口终于缓缓平息,才开口问出了第二个问题:“他所说的‘门’,到底是什么门?”

    桓因看着眼前动情的老者,心中忍不住的一阵酸楚。他张了张嘴,最后却是依然苦涩的摇头:“前辈,晚辈的修为比祖师还差了太多,祖师所说的门,晚辈并不知道具体为何物。不过,晚辈既然承了祖师的道,就会一直走下去,那道门,我总会见到的!”(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