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舍兔文学网 > 白洁紫轩 >  第631章 法度森严 >  第631章 法度森严

第631章 法度森严

第631章 法度森严 | 作者:东风暗刻 
    倭奴国的两位使者、一位随行的武官此刻躲在驿馆里,心中七上八下。不知道大唐皇帝要如何安抚自己的委屈。那名武官卧于病榻上,被两名使者侍候着,每当想起那吓人的一幕还心有余悸。

    一位使者说,“放心吧,大唐皇帝不把伤了我们的那几名女子拉到这里来,当面陪罪、并对我们做出适当的补偿,那就不是中国人的性格。”

    “那么我们就好好想想,到时候要些什么补偿,少了是不划算的,”武官打起精神道,“两位大人,到时你们一定要想着,我就要那位女子胸前所挂的黑珍珠……”

    “那么,我就要……”

    “我就要……有了,那个清心子!!”

    驿馆外有官府人进来,先是两名衙役一左一右站住在驿馆大门,接着一位官员昂道阔步走了进来,“说到就到了,看他们赔我们些什么!”一位使者看着窗外,低声对另外二人说道。

    果然,这些人是冲着他们来的,一进来便高声问道,“倭奴国的使者在哪里?”此时住在驿馆中的还有许多其他邦国的使节,一见此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慢慢地都汇拢了来,衙役也不限制,任他们观看。

    驿丞连忙过来,领了这些人直奔倭奴使者所住的房间。两位使者连忙站起来,其中一个道,“你们是哪一级的官员?可是来抚慰我们的?我们的委屈比大海还深!”

    官员笑道,“本官是长安县的县尉,确是前来抚慰你们的,”说着,展开盖了县衙大印的一份公函,郎声念道,“倭奴国使节二人、武官一人,某月某日在长安县崇化坊,觅得清心观观院偏僻、少有香客,入观调戏道姑、无视重臣家眷之忠告。如不严惩,有失大唐国格。按律:倭奴国使官两人、武官一人,各鞭笞三十,即日起限时出境!来人!!”

    几名如狼似虎的差役扑上来,先把能动的两名使者当众拖了出去,来到驿馆院内的空地上,扒了中衣往地下一按,二话不说,拇指粗的牛皮鞭就打了下来。

    那名使者开始时还“啦啦呱呱”抗议,只一鞭子、屁股上的肉就开了口子,三鞭子下来就只剩了哀号了。不一会儿,三十鞭打完。县丞喝道,“下一个!”

    另一个人目睹了行刑经过,此时已经瘫坐在地上。

    最后,丢了胳膊的武官躺在床上不住地求饶,在床上被就地翻过来,三十鞭,一鞭不少。县尉临走时叮嘱驿丞道,“即刻勒令退房,不可收留。”

    颁政坊外,有三个人相互搀扶了,爬上一架马车,往最近的开远门驶去。

    当然还有个后话,就是自此之后,终贞观之年,倭奴国都没有再出派遣唐使到长安来过。三个血势呼啦的使者回国后,别说倭奴国的国王往外派了,也别说为着争这份差事打得头破血流了。一听说是这个差事,所有的人一下子都跑光了。

    第二天,在兴禄坊,长安县县令向高阁老禀报了对倭奴国使者的处置结果,阁老十分高兴,当即吩咐留饭。这是极其少有的待遇。席间,县令讲起来高别驾上一次到长安来的事情,并且饶有兴趣地问起高别驾在雅州的事情来。

    樊莺就从头讲起,连阁老在内都在仔细地听着。阁老这次本来是希望高峻也回来的,因而算着他们一回到西州,就去信让他们一家子来长安。谁知高峻又跑到龟兹、疏勒去了。

    现在,樊莺讲起了雅州之事,阁老暗暗地将当时的情况、高峻手底下可以调派的人员从头掂量一番,就更觉得高峻的剑南之行,最后能取得这样一个圆满的结果,当真是来之不易了。

    樊莺说到高峻在文进县假扮乞丐、让江夏王府的长史李弥替他奔走,讲起他只身到吐蕃地界上,只凭了一把乌刀就压伏了吐蕃纥干承基部的异动。阁老和长安县县令不住地点头,柳玉如听了心中就是一动。

    纥干承基。

    不就是他们从黔州出来时,高峻曾经郑重地叮嘱自己记住的那个人么?他是贞观十七年时与侯君集事件有密切关联的长安五名卫士之一。

    在柳玉如的心幕中,这些卫士们早已经下落不明了,所有与太子谋反案相牵扯的人,结局都不好。那么,这个纥干承基是那个纥干承基吗?会不会是重名重姓?

    当了别人她不好追问樊莺。待回到后宅,柳玉如才又问她,樊莺对此人已经没什么印象,恍惚觉得在黔州时是说到过这么个人,又是师兄叮嘱柳姐姐的,并且在雅州时,事情一件压着一件,连高峻听到这个名字时恐怕也想不起来了。

    因为有上一次在当阳县与樊莺遇险的经历,柳玉如这一次就慎重得多了,她在心里翻来覆去地盘算,接下来的、这件突然冒出来的计划有多大的成算、多大的风险。

    一方面,累日来那些官员们走马灯似的进府,从县令、到太子。虽然有着各种各样的理由,但是他们的目的却是明明白白的——对西州别驾、以及与他有关的这些女子们的好奇,以及因为他们而在长安地位愈加显著的高府。

    那么,在长安,她们要做些什么事情要比在当阳县更为容易。

    另一方面,有关侯君集一案的所有痕迹在别处是没有的,只有在长安才有。而且,她们这些姐妹不可能动不动就到长安来,她们的家在西州,那么这次机会就更显难得了。

    再者,侯君集的事情已经过去了这么久,如果再拖下去,说不定那些有关的痕迹会渐渐地被埋没掉,那么以后再想搜找会更不容易。

    无论怎么讲,趁着到长安来这一趟,哪怕只了解到一成也是不错的。

    而且,条件和机会都没有比这更好的了。

    最先发现柳玉如神色不宁的是谢金莲。现在,谢金莲比任何时候都在意柳玉如的态度。她原本只是一位拖了油瓶儿的普通村姑,连个好一点的落脚地都没有。

    能进入高府,成为西州别驾的二夫人,多亏了柳姐姐。那时候柳玉如刚刚新婚,又有谁会主动地把另一个女子拉到自己的家里来呢?

    谢金莲悄悄地问柳玉如,“姐姐有什么事?说出来,我们大家商量。”

    柳玉如道,“能和谁商量呢!我今天从樊莺那里听到一个人,是与侯君集一案有关的。”

    谢金莲的心里也是一动,因为侯君集这个人是与自己、与甜甜息息相关的。她问,“姐姐你自管说,有什么该我去做的,我去做!”

    此时樊莺也凑了上来,三人一起商量。侯君集这么高身份的一个人,有关他谋反一事的处置,不会不留下官方的痕迹,只要找对了地方,也许此事的来龙去脉也就都清楚了。

    只是,不论哪座衙门都不是牧场村的议事厅,可以容她们随便出入,法度森严啊。(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