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舍兔文学网 > 白洁紫轩 >  第三百三十四章 入股钱庄 >  第三百三十四章 入股钱庄

第三百三十四章 入股钱庄

第三百三十四章 入股钱庄 | 作者:一袖乾坤 
    “这郭家在山西已经到了只手遮天的地步?汾州知州不管吗?”

    “汾州知州?别说是他了,便是巡抚大人都不一定敢管!”

    谢慎神色不由得一黯。

    晋商的霸道他也是听过一些的。但没想到竟然霸道到这种地步。

    这哪里还是商贾,不就是把持民生命脉的恶霸吗?

    “府尊,您让我们借粮,我们绝不含糊。但您让我们去收粮,可是跟郭家过不去啊。”

    谢慎深吸了一口气道:“那你说怎么办?”

    何旦嘿嘿笑道:“不如府尊先去和郭家家主打个招呼,只要他们那里没问题,草民自然敢去牵头收粮了。”

    “荒唐!”

    谢慎被气的翻起白眼来。

    他好歹也是堂堂潞安知府,朝廷四品大员,叫他提前去跟郭家家主打招呼,就为了获得允准以收粮?

    这到底谁是官谁是民?

    “府尊息怒。”

    仿佛料到谢慎会暴怒,何旦顿了顿道:“您不怕郭家,可是草民怕啊。如果郭家不点头,草民是万万不敢牵这个头的。”

    谢慎心中直是冷笑。

    这是在将他啊。

    “何员外,本官向你保证,你去牵头收粮不会受到任何威胁。出了什么事情,本官自会一人顶着。但你必须去牵头,这是命令。”

    谢慎的声音很冷,何旦打了个寒颤,下意识的嘴角抽搐。

    “这......”得罪郭家他最多生意上受损,可若是得罪了谢慎,那何家真会遭到灭顶之灾。

    看看之前被谢慎整治的两家吧,有哪个落下好下场了?

    别看这知府年龄不大,但心肠却是特别狠呐。

    权衡了一番,何旦咬牙道:“既然府尊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草民便舍命陪君子了。”

    谢慎面上终于露出一丝笑意,点了点头道:“这才对嘛。”

    “还有一事,草民要向府尊请示。”

    何旦却是一个大喘气,直是没有把谢慎气死。

    “说吧。”

    “草民在潞安开有一家钱庄,希望可以和府尊合作。”

    谢慎紧紧盯着何旦,质问道:“何员外这是什么意思?”

    何旦好不容易和谢慎搭上话如何肯放过这么好的机会,便沉声道:“府尊可知那郭氏一族为何能够执山西商贾牛耳?那正是因为他们家开有山西最大的钱庄啊。不管是买卖什么,现银是最重要的。有了钱庄,这些都不是问题。”

    “继续说。”

    谢慎渐渐有了兴致,点了点头。

    何旦得到鼓励,更是心中大喜,连忙道:“草民虽然愚钝,但也知道想赶超郭家,便需要在钱庄上用些心思。草民想要和府尊合作,将官银的兑现业务接下来。”

    嘶,听到这里,谢慎直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个何旦胃口还真是不小嘛,竟然要将官银的兑现业务接下来,不过这小子的眼光确实不错。

    据谢慎了解,明代的钱庄并没有兑现大宗银两的业务,这一业务是清代票号才开发出的。

    钱庄虽然是票号的前身,但并没有票号的很多业务。

    山西距离京师路途遥远,又因为只能走陆路,运送大笔银两入京交割很成问题。

    如果可以通过钱庄进行通兑,确实可以解决很大问题。

    清代晋商之所以富甲天下,就是因为接下了这个业务,故而可以以银养银,并赚取不菲的佣金。

    事实上,清代的票号在很大程度上已经具有了银行的雏形。

    不过钱庄、票号这样的民间机构有一个问题,那就是信誉。

    大宗官银不比民间闲散银钱,经不起任何的闪失。如果把银子交给了钱庄,结果东主卷钱跑路了怎么办?

    如果遇到同行挤兑,没办法如期兑现怎么办?

    这些都是问题......

    可以说钱庄、票号和银行之间的差距就体现在兑现能力上。

    民间资本即便再给力,终究也没有强大的信誉力,而国家资本就不同了。除非金融彻底崩溃,不然银行基本不会有什么问题。

    “官银都是由官府押解进京,再交割给户部。”

    谢慎顿了顿道:“何员外想要通兑,恐怕不妥吧。”

    他自然不会那么轻易的答应,还要先看看何旦的实力再说。”

    何旦闻言有些急了,连忙道:“府尊有所不知,从山西押解府银到京师,算上人力,耗损最少也要两成,而我们济盛昌钱庄,只收一成的利,比由官府押解进京要节省的多。”

    谢慎故作惊讶道:“同样的一条路,为何由你们押解就能多省出一成?”

    何旦面露难色:“这个,算是一些小技巧吧。不过草民可以向府尊保证,我们济盛昌都是走的合法途径。”

    谢慎点了点头道:“可是官银毕竟不比私银,你教本官如何信你?”

    何旦早知道谢慎会这么问,当即拍着胸脯道:“草民妻儿老小便在潞安府,如果出了什么差池,府尊大可以拿草民全家是问。”

    从逻辑上讲,这确实没有什么问题。

    可谢慎要的不是保证,因为他不相信保证。

    “不,我要济盛昌一半的利。”

    谢慎这句话说完,何旦直接愣住了。

    “府尊是说,要和草民合伙经营济盛昌钱庄?”

    “不然呢?你以为本府是在和你开玩笑吗?”

    “啊,不,草民不是这个意思。”

    何旦的反应还算够快,当即赔上笑脸道:“能够和府尊合作,是草民的荣幸。”

    “当然,本府也不会占你的便宜。今后潞安府的府银便在这济盛昌钱庄兑现了。”

    谢慎要的不是保证,是利益。只有二人利益相关,才能保证不会出现跑路的情况。

    济盛昌的每一笔账,谢慎都要看!

    “现在,收粮食的事情不难办了吧?”

    谢慎话锋陡然一转,又将话题换到了督收粮食上。

    虽然他之前已经给何员外做了保证,一旦出了事情有他这个潞安知府顶着,不会让何员外直面汾州郭家和胡太监的雷霆暴怒。

    但承诺保证是一回事,利益又是另一回事。

    有了济盛昌钱庄这个纽带,二人之间的关系更进一步,说是休戚相关也不为过。

    ......

    ......(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