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舍兔文学网 > 男男艳情 >  第九百三十七章 雷雨 >  第九百三十七章 雷雨

第九百三十七章 雷雨

第九百三十七章 雷雨 | 作者:火中物 
    拍一部电影的周期,快则一两月,多则数年,邓大胡子拍片算不上快,他又很精益求精,镜头杀青之后他还得折腾后期,估摸着电影上映起码还得有小半年。

    等到那个时候,网上喷自己演技的舆论形成风向标,联合起来抵制《巾帼》变成政治正确,难保不会出现最糟糕的情况。

    就是别人压根就没进电影院看片子,但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在网上和生活圈子里喷了再说,并且还把网上的黑料收集起来,黑得头头是道。

    到那时候,甭管去院线看过的人,或者在网上找来片子看过的人怎么帮自己洗地,都未必能改变别人先入为主的观念。

    一直到走到江家别墅见到靳诗月和江雅歌两人时,陈光脑子里都还在琢磨这事。

    至于之前发生在南海那边的不愉快,刚刚辞职光定总局之后应该有的人走茶凉门前冷落车马稀的惆怅,不好意思,这种情绪他完全没有。

    如果今天不是过年,他甚至恨不得买一卷万响鞭炮来庆祝这特大喜讯。

    “看你有点魂不守舍的,我听爷爷说你已经辞职了,还以为你真有在他们面前装出来的那么洒脱呢,结果你心里还是在乎的啊!”

    江雅歌这会儿精神状态不是很好,但她却不能在靳诗月面前表现出来,咬牙切齿的强撑着起身招呼陈光坐下,自己则到旁边去倒水。

    陈光看她走路时那一别一扭的样子,心头很是尴尬,想帮她搭把手呢,她却又不愿意。

    在来这边的路上,江雅歌就和他打了底,千万不要让靳诗月知道两人昨晚的事,不然她就上吊抹脖子!

    “雅歌你就好好坐着吧,扭伤腰了你就老实些,不然还得好些天才能好得过来。”

    靳诗月起来把江雅歌按回沙发上,自己则起身要去倒水。

    “还是我自己来吧,你们都坐稳了。”

    陈光摸出自己走哪儿都带着的杯子,里面今天泡的是竹叶青,一边掺水他又一边说着,“我压根就没想光定总局的事,我是在为别的事头疼。”

    “你真不想干了?还有什么事能比这更重要?”

    江雅歌好奇着问。

    陈光鼻子里哼出声,“当然,当官多没劲,太没劲了。”

    “那到底是什么事能让你头疼的?”

    靳诗月饶有兴致的看着他。

    陈光脸微红,“过来的路上我刷了阵子微博,最近我在网上给人骂得有点惨呐。”

    “你说电影的事啊?我的天,你脑子里可算是还记得这事呢!我们都以为你全给忘了呢!你是不知道,大胡子都快哭了,他成天就念叨着,问我们什么时候把你绑去片场漏个脸也好。”

    江雅歌没好气的说着。

    靳诗月也道:“邓导最近压力是有些大。一方面因为你这男一号从头到尾不在场,他又得好好的排戏,另一方面又得应付网上的风头,他也怕砸了自己的招牌。最近他就老在说,早知道会这样,当初压根就不该接这本子的戏了,他愁得胡子都白了。”

    陈光脑子里幻想了一下大胡子老叔那满嘴胡子变得花白的样子,心疼他三秒钟。

    算了还是先心疼自己吧。

    “我也觉着老是给人这样黑不是个办法,钱是小事,名声是大,可我一时半会儿也想不出点子怎么转这风头,毕竟拍片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见成效还得好些个月呢,到那时候,我怕是已经被黑成包公了吧?”

    靳诗月琢磨着说道:“不然择日不如撞日,今天我们就去片场晃一圈?反正曹叔叔那边已经定了罪,应该没什么危险了。”

    陈光想了想也觉得是这理,“成,等会儿就去。”

    “要去你们两人去啊,我现在可不想挪窝,哎哟,我这腰!”江雅歌装模作样的揉着自己的腰。

    陈光与她对了个眼神,大体意思就是用眼神问他,你没事吧?

    江雅歌默默的比了个ok的表情,算是回了陈光,我没问题,你别瞎担心。

    然后她又把眼神飞向远处餐桌上的瓷盅,陈光鼻子里飘来股药香味,这应该是家里佣人炖的滋补鸡汤,美其名曰,滋阴补肾。

    靳诗月浑然不知陈光和江雅歌两人已经背着自己意念沟通了一万条意思,这时候她正帮陈光琢磨着网上风评的事呢。

    最近这段日子以来,她成天扎根片场,对这件事情的走向倒是最清楚,以前陈光不提,也不在乎,她不好多嘴。

    既然今天见面时他提起来这事,那就得帮忙想想办法了。

    靳诗月皱眉分析道:“可这终究是治标不治本的办法,邓导最近的排片计划已经写到下下周,其他演员也已经都安排好了,你的镜头最快也得到下个月去了,不太方便临时赶拍你的。就算你去现场晃一圈,好像也没什么用,无非就是能让邓导稍微安点心。”

    陈光嗯了声,又问:“那除了演电影之外,还有什么事情可以证明演技呢?”

    江雅歌在一旁说着,“演技啊?话剧呗!真正的好演员,大多都能演话剧,我和诗月姐以前也演过一阵子话剧的,那种现场在舞台上的表演,真和镜头前可以反复拍的演绎完全不一样,特别考验人的。等等,你刚才说什么来着?你要证明你的演技?”

    靳诗月道:“你别开玩笑了,话剧和拍电视电影完全不一样,陈光不行的!”

    江雅歌连点头,“没错没错!”

    不曾想,这边陈光的眼神却越来越亮。

    “你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你千万不要说……”

    江雅歌开始慌了。

    陈光猛的站起身,“没错!我要演话剧!”

    他差点给忘了。

    自己最擅长什么?

    自己可是最强的内容供应商!

    现在不管是自己还是天光经纪,都有非常充足的组织现场活动的经验。

    既然话剧最能考验演技,又没有什么后期制作的麻烦,那就和以前组织全球王座挑战赛或者钢琴汇演一样,我搞一场现场的话剧啊!

    这种短平快又见效显著的项目,我最喜欢又最擅长了!

    靳诗月和江雅歌两人长大了嘴巴,目瞪口呆的看着他。

    很显然,这货没瞎扯淡,他是认真的!

    “这……不好吧?”

    靳诗月死死捏着自己休闲衫的下摆,在脑子里稍稍幻想了下陈光站在舞台上“声情并茂”演绎话剧的场面,浑身鸡皮疙瘩嗖的就冒将起来。

    江雅歌也急道:“我刚只是随口一说,你别当真啊!”

    陈光却完全不在意两人那受惊过度的表情,只是兴奋的一捏拳,开始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从现在开始策划,以我公司的效率,最迟下周就能搞定。场地就选在五京好了,毕竟我已经很久没去过学校了。活动策划宣传并不重要,毕竟再大的小剧场也只有那么一点票,话剧舞台剧这些会场不可能弄得太大,所以重要的是事后宣传和电视电脑直播。”

    “网络直播还是交给小聪来做好了,电视直播暂时不管,谁开价高就卖给谁。”

    “那么问题来了,演什么好呢?服化道必须得考虑,话剧也不能光是我一个演员,最好是选那种很有代表性的话剧,最好是很多人都能演的,能看得出差距来,配角什么的也好找。”

    江雅歌和靳诗月两人呆呆的看着陈光在客厅里一边走一边自顾自的碎碎念着。

    这货已经完全进入状态了啊!

    突然,陈光回过头眼里放光的看着两人,问道:“什么话剧最火?”

    江雅歌下意识应了声:“雷雨!”

    陈光一拍巴掌,“好!就演雷雨!”

    “这……疯了!”

    靳诗月的脸唰的一下便白了,“你别乱来啊!你当话剧是什么?儿童文艺节目么?你知不知道雷雨在话剧界里到底是什么地位?全国上下成千上万的学表演的人,里面至少三成都演过。你以为会演的人多就容易吗?演过雷雨的人越多,你就越容易被人拿来比较,到时候哪怕只是一个小瑕疵也会被人无限放大,更何况你以前就拍过点广告片!是,你之前客串《江山》的时候那镜头表现得还不错,但你那是给邓导压了一下午硬生生才压出来的三十秒的戏,你醒醒啊!”

    江雅歌也连连点头,“没错没错,我亲爱的光啊,你就算现在有点名气,但也不能这样糟践吧?”

    陈光傲然挺立,淡淡一笑,“你们这就看不起人了吧?不过我不怪你们,我已经习惯了。我只能告诉你们,区区话剧,根本不在话下!”

    然后,他就在两人目瞪口呆的目光下,打通了三狗子吕小梁的电话。

    “小吕啊,我最近又有个新想法。”

    “哎,陈总您讲。”

    陈光之前随口许诺的十万现大洋奖金到账,小吕同志最近大概用这钱按揭买了房,这一开口就是贴心小棉袄,倍儿尊重他的老总。

    “我要演话剧,让老岳和老方一起帮我筹备,就在五京演,越快越好,最好就下周内。”

    吕小梁:“……”

    这位大爷又要乱来了啊!

    “呃……”

    “别呃了,演雷雨,你知道吧?就是那个特出名的话剧。麻溜的帮我找演员,钱不是问题,反正只可着劲儿的开高价请人,一定要老戏骨不要小鲜肉啊!名气大不大不重要,但一定得水平高,这样才能衬托出我来!”

    陈光也没等小吕同志回话,啪的就挂了电话,打个响指,搞定!

    靳诗月和江雅歌两人已经彻彻底底的不能言语,简直见了个鬼!

    陈光这已经不能叫膨胀了,简直就是原地爆炸!(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